rosebuutter

等你回家 02

于小彤这几天被一种名为「后悔」的阴影持续笼罩。


悲伤富有感染力,愤怒能唤起关注。至于后悔,它可能是众多负面情绪之中,最没有用处的一个──后悔的存在太普遍,所以很难引人注目,也鲜有人会同情一个自作自受的后悔者,有时候,就连那个后悔的人本身,面对自身的所作所为,也难以产生怜悯。


于小彤曾大言不惭:我看不起后悔的人,我这辈子都不会让自己陷入后悔之中。此时此刻,他依旧轻视着后悔的人,只是自己已然成为自身所鄙夷的对象之其中一员。他明白:所谓「离弦之箭」,所谓「覆水难收」,绝情的分手讯息一旦发送,便是射出去的箭、泼出去的水,是不可能收回来的。再怎么后悔,都收不回来。


后悔无用,但于小彤就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也乐意让自己迷失在这无尽的深渊,这样起码能减轻一点他的愧疚。对于难得几个知情好友或莫名其妙或语带责备的询问,他均统一地回答:不适合──只是当他面对马天宇那看似平淡的「为什么?」时,却无法作出任何的回应。


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清楚一切面对外人时的解释都不过是借口──真正导致他们走向分手这一步的理由来自于他的自私和怯懦,他想像,若有朝一日他俩的恋情曝光,外界的非议和谩骂如预想的一般接踵而至,他不知道自己将如何自处,他亦害怕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将毁于一旦,加上近来和马天宇的争执愈趋频繁,一时间,负面思绪侵袭了他的脑海,以至于冲动之下他竟然作出了错误的决定。事实如此,不容否认,即便他着实不愿承认。


于小彤从前不解为何一些人会因为一首歌而红了眼眶,现在他终于理解背后的原因。歌曲的感染力不在于它的艺术造诣有多登峰造极,有时候,可能仅仅是因为歌词中的一个字眼和往事有某种程度的相通,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勾起了潜藏的悲哀情绪。


我不想辜负一次又一次的信任

或把我比作不能自控的小人

这世界太嘈杂 周边都是假话

不坚定的我 怎么表达 怎么回家


昔日相处的片段在于小彤的脑海中回放,初时浮现出来的那些疲惫不堪的争吵时刻渐次被耳鬓厮磨的温馨时刻所完全取替,他想起马天宇温柔的眼波、甜蜜的笑靥、恶作剧时眼里闪过的灵光和嘴角上掦的弧度。他突然有点不懂,自己到底一直在惧怕些什么,上天既然已经把无价的珍宝赐予他,让他失去那些可能得到的名成利就不是很公平、很理所当然的一回事吗?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荒唐而可笑的理由,放弃了他的天宇啊──


我承认世界对我有点诱惑啊

不该像叛逆期的孩子拼命耍

...

我没资格讲话 还想讨个说法

你能不能再编一个理由

等我回家 等我回家


于小彤泪流满脸,用手擦了擦脸颊,他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讯息,毅然按下传送键──

天宇,等我回家。就让我再自私一把。


5/7/2017 22:57

断断续续地写完。

没什么感觉,但题还是得点,情节也得推进。

预计还有一章这个小短篇便会完结。

谢谢阅读 比哈特


等我回家 01

那是个非典型的夏日,没有似火的骄阳高挂在无云的蓝天上。天空是灰色的,低低地垂着,仿佛要把底下行走的路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空气很是沉郁,无风也无雨,水面也是一片死寂,没有丝毫波动,整副景象呈现出一种风雨欲来的平静。


因天气原因取消了节目录制的马天宇回到了酒店的房间,他褪下了那身光鲜亮丽却不太舒适的时装,换上了休闲的家居服,同时也褪下了那在人前一直挂着的微笑。此时此刻,只有他孤身一人,诚实地面对自己,他实在找不到维持笑容的理由。


马天宇平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两本小说,却没有翻阅的兴致。他拉过手边柔软的厚被,把身子包裹起来,换了个姿势,侧躺着,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那窗外的一片灰蒙蒙。房间的景致很好,海景一览无遗,日可见碧波荡漾,夜可见浮光跃金,只是时机不巧,马天宇此行恰巧碰上了台风天。现在,也不知是外面的冷清景象使得他愁上加愁,还是他本身的惆怅使得窗外风景添了几分凄楚。


其实,在与于小彤在一起的第一天,他便知道这一天终将会到来。马天宇在童年时期早已历经离别,他深切地认知到:人世间的每一段关系,都有一个期限,所谓「白首偕老」,也不过是期限稍长一些,在死神追赶上来之际,仍未到期而已。但总是会分开的,不论两个人之间有多适合,感情有多真摰,都总是要面对某一形式的离别的。彩云易散琉璃脆,生离,或死别,总要遇上的。


马天宇说不上来两者相较之下那个要更惨一些,他所知道的只是,自己的心情挺不好的。心里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放在心头上东西被强行挖走。那种感觉有点像小时候玩烟花,刹那欢愉后看着手上那根小小的铁棍,总是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空洞。即使早已知道点燃后的美丽不过一瞬,但目睹这样的美丽殒落,总是难免哀伤。


对于仅仅燃烧了一瞬的烟花都尚且如此,面对一份苦心经营的感情有如流水般消逝,马天宇不可能不伤心。他也不是奢望他和于小彤可以像童话故事一般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但他本以为那期限会更长一些的,至少让他们之间多创造一些美好的回忆,他们还没一起旅行过,还没一起看过星星,还没一起布置过一棵圣诞树──他甚至没有亲口跟于小彤说过一声正经的我爱你啊。


怎么就──这样结束了啊。


马天宇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昔日的时光浮现在脑海中。曾经的相处有多甜蜜,现在回想起来便是愈发的心如刀割,此时,他倒是有点庆幸,他们之间还来不及制造更多的共同回忆,不然,现在的自己得悲伤到什么程度。他勾了勾唇角,似是自嘲的微笑。那笑,比苦着一张脸还要让人感到痛心。


外面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雨来得很急,夹杂着风,来势汹汹,马天宇受了惊,蓦然坐了起来。坐起身以后,又不知自己是为何要坐起来,愣了一会,眼神空洞洞的,一副丢了魂魄的模样。


他拿过一旁的手机,又躺了下来,漫无目的地刷着微博,半小时以来什么都没看进眼里。偶然间,戳进了一个视频,本来只是随手戳开,到最后竟是看得入神。视频里的女声说着话:「你们想像的分手,是一场盛大的闭幕式上面的烟花表演,可是不是,分手其实是所有的烟花都散去之后无尽的空洞和冷漠。」是啊──无尽的空洞和冷漠。


马天宇听着听着,联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不禁热泪盈眶,他哽咽着,一时间泪水难以自控地夺眶而出,顺着往下流淌,濡湿了枕头。


25/6/2017 18:02

写着玩。

默默围观了好久。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写点东西,写得不好,希望不至于浪费了各位的时间。

不太清楚怎么用Lofter,要是待会还是怪怪的就又删掉。

自言自语完毕。 Over。